洁面仪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洁面仪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互联网搅局传统VC和天使谁能笑到最后

发布时间:2020-02-11 04:24:10 阅读: 来源:洁面仪厂家

现在是风投和天使投资人抛弃各自分歧的时候了,原因之一就是他们并非多么重要。

作者: Kittu Kolluri

译者注:美国股权众筹平台 AngelList 前不久正式推出联合投资服务“Syndicate”, 即由某声望高的天使投资人领投,其他人在互联网上自愿跟投并约定付给领投人全部收益的一定比率的投资机制, AngelList 在其中收取 5% 作为服务费用。在传统风险投资和天使投资的两方较量中,天使联合投资模式的出现是否会影响大局形势?作者Kittu Kolluri 作为风险投资公司NEA的合伙人之一对此有自己的看法,他认为天使联合投资跟传统风投有诸多相似,传统风投应该坚守原则,把精力和财力放在富有创新的价值 和行动上。

在早期投资圈里,没有什么话题比风投和天使投资人之间的纠葛更吸引人来讨论和争辩的了。在这个愈加多样化的融资生态圈里,他们是天敌还是互惠互利的玩家呢?或许两者都是?

AngelList 引入的联合投资机制让这场辩论增加了一些新的曲折——那就是天使投资人作为领投人的这个概念,众筹作为 A 轮融资手段的潜力,以及这些对之后的风险投资阶段意味着什么的问题。在究竟哪种融资途径对创业者最为有利的争论中,一些投资人和权威学者甚至采取了极端的立场,认为其中一种模式会极大繁荣,而另一种模式会逐渐消亡。

作为一个从连续创业者改行过来的风险投资人,我对联合投资机制的立场基本是两种极端态度的中间位置——但是事实的某些方面,特别那些从行之有效的策略上偏离的风投,以及对风险种子投资无缘无故地声称发现风险信号的现象,让我极为担忧。

AngelList 的联合投资平台是风险投资模式的一种创新,但它是跟传统风投有很多共同点的创新。在这种模式下,领投的天使投资人在本质上是个微型的风投,扮演着活跃的资金管理人角色,这跟风投们管理着有限合伙人的投资资本很类似。这里面最主要的区别在于——这是个很大的区别——传统的风投模式是先从资金所有人那里获取资金,然后用这笔大额资金进行组合性投资,风投因为对这笔资金进行管理而从整体上获取一定数额的管理费用和投资利润分成,而天使联合投资模式下资金管理人也就是领投人虽然也会获得一定数额的利润分成,但联合投资可以投资多个项目达成多个交易,领投人获得的利润分成比例是随着每笔交易而制定。联合投资的天使投资者们可能因一笔交易得到收益,也可能因为一笔交易遭到损失。

天使投资者们因为接触到的交易机会的增多和风险的下降而受益,但是这种模式下的天使投资人和创业者的互动关系与联投机制出现之前的模式大相径庭。因为涉及到的金额更多而且由单独一个天使投资人作为领投人,创业者将不得不单凭信任而冒险尝试。作为一个创业者,我会想要知道这个天使投资人是否有过做领投人的经验。这个天使投资人会成立多少个联合投资,她或者他会做多少笔交易?假设这个天使投资人自身的风险绝大部分被联投抵消,为达成目标可以进行任何次数的尝试,那我如何能保证被他们注意到, 如何能保证让他们的注意力保持在自己的身上?另一种非常实际存在的风险就是被热血沸腾的联合投资者们人为地做出高水平的估值,这样估值几乎可以断绝将来得到风险投资的机会。

在当下这个时候,问题的数量超过了答案。从根本上来说,我不认为天使联投机制会成功或者失败。我是认为有些人会成功,而其他人会失败。而那些成功了的很可能会变成……风险投资者。

这一边天使投资者们表现得跟微型风投一样,而那一边也有很多风险投资者被某些天使投资者所青睐的轻资本、广撒网再听天由命的方式所诱惑。资本约束再加上几个超级天使投资人的早期成功,使得一些风险投资者从对颠覆性创新投资采取的阶段式商业模型上偏离,更倾向于走阻力最小化的途径,采取小数额、资本高效率的超多次投资的形式——投资项目通常是消费者互联网或软件相关。

不幸的是,这种行为在过度投资一个领域的同时对其他领域造成了坏的影响,而且不利于发明创新。收益立竿见影的人家投我就跟投的交易并不是我们这个行业或是我们整个经济需要的东西。这种厌恶风险的行为方式是对传统风投模式最为行之有效的准则的背离:那就是跟企业家联合起来为那些颠覆性的革新提供资金。

我想说明的最后一点并不是关于某个新观点或新潮流,而是关于某个危险谬论的大行其道:从风险投资手里拿(种子)资金是自取灭亡。我所在的风险投资公司NEA 一直有在做种子投资,其中不乏突破性的成功案例,比如 Data Domain(2007 年 IPO,2009 年被 EMC 以 24 亿美元收购)和 Tiva(1999 年 IPO),以及 The ClimateCorporation(即将被 Monsanto 以 11 亿美元收购)。但是抛开极个别的特例,我们最近的这批种子投资案例说明了一个同样至关重要的观点。单从我们这个行业的技术性数据来看,每个季度我们会面对超过 300 家种子公司,至今为止我们已经向其中 50 家以上投资。从 2011 年 3 月到 2012 年 7 月我们参与过的 35 轮种子投资里面,有 50% 以上已经进行到了从 NEA 或其他公司那里获得 A 轮融资的阶段。

如果风投决定不再参与下一轮的投资,绝大数情况是因为这家公司的定位方向已经不再适应当初的投资主旨,或是这家公司跟投资组合中的其他公司产生了直接的竞争关系。在这些情况下,由别的投资方来进行 A 轮融资也许会更合适。如果一家公司接受了种子投资却无法再得到下一轮的融资,那么这家公司(或是任何有疑问的天使投资人)都必须首先从自身找问题,然后再去寻找外在的解释。

在究竟是靠天使投资人还是风险投资来进行融资的争论还在继续的当口,我们需要铭记任何事物都是一体两面。不幸的是,有些讨论已经带上了充满敌意的腔调。这场讨论的结果理应是天使投资人和风投以某种方式进行合作,以便于创业者们能最大效用地利用这两方所带来的人脉和资源——无论是在早期公司组建的阶段还是之后需要增强资本的时候。真正成功的风投和天使投资人(甚至或是联合投资者)永远会是把精力集中在那些能够持续促进改革和创新的价值和行动上的人。

公司代理注册

注册公司电话

广州代理记账公司注册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