洁面仪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洁面仪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消息】复旦投毒案嫌疑人称投毒只是愚人节整人游戏

发布时间:2020-11-23 00:15:06 阅读: 来源:洁面仪厂家

法庭上,整个庭审过程中,被告人林森浩异常平静

宿舍监控拍下被告人拎着黄色袋子进入宿舍,黄色袋子中装着有毒物质

被告人将黄色袋子处理完毕,返回宿舍

被害人照片(资料图)

备受关注的复旦大学投毒致死案,27日在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被告人、复旦大学医学院学生林森浩对犯罪事实没有异议。但对于自己的犯罪动机,林森浩辩称,自己并非故意杀人,而是愚人节“整人”。

庭审从上午9时30分一直持续至18时15分。控辩双方对证人证词均无异议,法庭辩论围绕林森浩的犯罪故意、是否了解投毒剂量的致死后果等焦点展开。法庭并未当庭宣判,将择期宣布判决结果。

今年4月,警方初步查明,被告人林森浩因生活琐事与室友黄洋关系不和,心存不满,经事先预谋,其将做实验后剩余并存放在实验室内的剧毒化合物带至寝室,注入饮水机槽。室友黄洋于4月1日饮用了寝室内饮水机中的水出现身体不适,有中毒迹象,后经医院救治无效去世。

庭审

动机:否认因不和投毒,称是愚人节整人

27日庭审期间,林森浩在回答公诉人提问时,承认了是自己把二甲基亚硝胺倒入饮水机,“当时愚人节要到了,黄洋说他要整人,还拍着我同学的肩膀。我当时想,那我就整你一下。”后来林森浩要去实验室,头脑里闪过之前“朱令案”最终没有破案,这给了他一个直接的刺激,“算是侥幸心理吧。”林森浩说。

林森浩表示,自己和黄洋本没有严重冲突,“我只是想让他难受一下而已,以为只是一个病理过程,没想到会死亡……”

多位黄洋及林森浩的同学证言显示,黄洋外向有主见,爱干净,较强势,而林森浩比较记仇。黄洋曾借林森浩之名批评另一名室友乱扔东西,引起林森浩不满。而林森浩获奖学金后拒绝请客,也让在场的黄洋不满。还有消息称,两人之前曾因分担水费产生分歧。“3月底,林曾受导师批评,十分不开心,而黄考上博士。”

偷毒:从实验室偷毒,很了解毒性

检测结果显示,令黄洋中毒的是一种叫二甲基亚硝胺的化学物质,该物质毒性强,常用于医药及食品分析研究。

林森浩称,二甲基亚硝胺系学校放射科吕博士2011年为做实验从天津购买的。吕博士的证词显示,当年实验结束后,所剩试剂她放置于复旦大学相关实验室内,而她与林森浩都知道该原液摆放的位置。

林森浩供述道:“3月31日下午,我从实验室出来,假意说自己有东西忘在实验室,从实验室吕某的手中拿到了钥匙。”来到实验室后,林森浩马上找到了装有二甲基亚硝胺的纸盒和注射器,用一个黄色医疗废弃袋装好后带走。他随即去看望了中山医院的老师,并将袋子藏在超声室的角落里,等晚上吃好饭后返回,拿着袋子回到宿舍。

林森浩此前曾用二甲基亚硝胺做实验,“第一次实验有只大鼠直接死亡,第二次死了12只,至少10只为肝功能衰竭而死。”根据公诉方的说法,在林某写的多篇论文和硕士毕业论文中,对二甲基亚硝胺的毒性有着详细的描述,“作为一个成绩优秀的在读医学研究生,他清楚地知道,二甲基亚硝胺超量注入将致人死亡。”

探病:未透露病因,错过挽救机会

今年3月31日,林森浩将从实验室偷出来的二甲基亚硝胺倒入饮水机中,黄洋次日饮用后发病。在接下来的几天,因无法确诊病因,黄洋的病情迅速恶化,4月6日,黄洋鼻孔出血,意识模糊,痛苦地大吼大叫,全身只能用束缚带固定。根据同学王某的证言,在黄洋死前的2天,其全身浮肿,大片皮下淤肿,已经认不出原来的样子了。

黄洋住院后,林森浩曾多次探望,但并未坦白黄洋的病因。林森浩辩称:第一,当时自己认为黄洋喝下去的剂量是很少的;第二是他实验中的大多数大鼠并没有死亡。“我想可能是自己性格不够果断,犹豫很久,最后还是想随他去吧。”就这样,林森浩错过了挽救黄洋最后的机会。

公诉机关认为,林森浩实施犯罪行为具有明确的犯罪动机,将至少30毫升二甲基亚硝胺注入饮水机,超致人死亡剂量10倍以上。

性格

自称做事不计后果,习惯遇事逃避

林森浩在最后为自己的辩护中称,他本身性格内向,不懂为人处世,缺乏他这个年纪本应有的正确认识,平时讲话、做事不计后果,还有遇上事逃避的习惯。

庭审最后,林森浩称,在看守所的几个月里,他一直在找自己的犯罪根源,“我的行为导致了黄某的死亡,对他的家庭造成了打击。我罪孽深重,我向他的家人道歉。我也对不起家人近30年的养育,愿意接受法庭的任何处罚。”

特写

被告人异常平静 如同局外人

昨天的庭审持续了七八个小时,林森浩始终没有流泪,面无表情。公诉人、审判长以及辩护律师向他发问的时候,他会说:“你好。”而当公诉人出示证据时,林森浩则坐在被告席上,低着头,摆弄手指头,以至于审判长提醒他:“公诉人出示证据的时候你要仔细听,一会儿会让你发表意见。”

从始至终,林森浩如同一个局外人。他能够清楚地说出作案以及案发之后的细节。在做法庭辩论的时候,林森浩依然平静:“我没有什么可以辩护的,请我的律师发言。”

被疑:发现他的论文,室友发神秘短信

此前曾有报道称,黄洋病后,其师兄孙某曾收到神秘短信,提醒注意黄洋可能是中毒致病。一度有舆论猜测是投毒者匿名发送的短信,但实际发信人是黄洋的室友葛某。黄洋住院后,葛某发现黄洋病情严重,血小板很低,感觉像中毒。联想到林森浩之前做过类似的实验,之后在网上搜索发现林森浩写过二甲基亚硝胺导致肝功能受损的论文。发现之后,葛某给孙师兄打电话,让他调查。这时候正好林森浩回寝室,葛某只能改发短信,这就是神秘短信的来历。

被捕:面对警方,仍隐瞒毒物用量

由于迟迟没有找到黄洋的中毒源,耽误了治疗时间,最终,受害人黄洋于4月16日宣告不治去世。经尸检确定毒因,并佐以其他证据后,警方锁定林森浩为嫌疑人。4月25日,上海市黄浦区检察院以涉嫌故意杀人罪批捕林森浩。

在4月11日接受警方审问时,林森浩依然没有说出自己投毒的事实。直至次日公安依法刑事传唤后,他才逐渐供述。而就是这天,他依然对警方说注入饮水机的是混合了福尔马林的二甲基亚硝胺,隐瞒了毒物的量。正因为上述表现,公诉方认为林森浩没有自首情节。

公诉方认为,对于林森浩的犯罪行为,法院应该以故意杀人罪从重判决。昨日法庭并未当庭宣判,将择期宣布判决结果。

□链接

清华女生铊中毒案

1994—1995年间,在清华大学化学系上大三的92级22岁女生朱令两次突发怪病,被送进北京协和医院。因未能确诊,1994年底朱令的高中同学贝志城在网络上向世界求救。在国外专家的帮助下,朱令父母经自行寻找机构化验,促使医院最终确定朱令系铊中毒。朱令得救,但落下终身重残。1995年4月28日,朱令被确诊为铊中毒后,朱家立即报案。5月,警方介入调查。1997年,朱令同班同学、室友孙维曾被警方传讯8个小时后释放。此案至今未破。(据新华社 华西都市报 综合)

推荐阅读:

复旦学生遭投毒 寝室饮水机残留水检测出问题

上海复旦大学投毒案今受理 林森浩为犯罪嫌疑人

复旦投毒案死者生前短信曝光 家属称没那么简单

责任编辑:hdwmn_zhe

图片美女筱曦性感情趣睡衣大尺度人体写真

Sandy陈天扬最新

PRDVR021铃村爱里铃村生日part之全景VR美

纯真美眉关思阳的湿身写真

相关阅读